办税大厅

目前仍存在举债空间
更新时间:2019-11-06 16:04 浏览:128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

  第一,从欧盟和其他主要国家的财政实践看,3%并非绝对红线%为普遍现象。欧盟赤字率在1995、1996年分别为7.2%和4.2%,2009-2013年分别为6.7%、6.4%、4.5%、4.3%和3.3%,均突破3%。美、日、德、法、英国在金融危机时期均突破3%,金砖国家如印度常年突破5%。

  第二,从中国经济看,宏观经济下行期需加强逆周期调节,提高赤字率,支持大力度减税降费“放水养鱼”。2018年中国企业总税率(占利润比重)为64.9%,较2017年下降2.4个百分点,但与主要国家比仍偏高,较世界平均水平高24.5个百分点,较美国、越南分别高21.1和27.1个百分点。

  减税降费的发力方向:社保、企业所得税,直接增加企业利润;同时提高划转国有资产充实社保的比例。当前企业对于减税降费获得感不强的重要原因在于增值税是流转税,减税后部分处于下游的企业由于依赖上游,并未享受到减税的成果。由于增值税占我国税收收入比重较高,却导致了税收收入大幅下降。一次性普惠性降低企业所得税税率,不仅导致税收收入下降的幅度更小,同时降低企业所得税税率能直接改善企业利润,获得感更直接。与国际比较,我国企业税费负担较重的源头在社保缴费率偏高,同时近年来社保缴费基数逐年提高,对于部分中小企业社保成本上升较快。降低社保缴费率则能缓解企业负担,增强获得感。但由于部分省市的社保资金存在较大缺口,因此有必要通过逐步提高国有资产划拨社保的比重,同时实现省级、全国统筹。

  第四,我国政府债务率在国际上偏低,政府部门尤其是中央政府具有加杠杆空间;债务风险的根源是财政体制和考核机制,而非赤字规模本身。BIS显示2017年我国政府债务率为47%,在全球处于中等偏低水平,IMF测算我国广义政府债务率(包括融资平台和其他隐性债务)为67.5%,仍低于主要发达经济体。我国中央政府债务率较低,2017年底为16.3%,具备增加赤字和杠杆的空间。根据IMF数据,我国政府利息支出/财政收入2017年为3.3%,高于法国(3.2%)、德国(1.8%)和俄罗斯(1.5%),但低于印度(24%)、巴西(20.3%)和南非(12.6%)等新兴经济体和美国(5.4%)、英国(4.8%)等发达经济体。

  今年减税降费力度大,取得明显成效,但地方财力可持续性问题凸显。减税降费的方式和顺序很关键,不同的方式对企业的获得感不同,减税降费要侧重于实现稳预期的目标,而不同于以前的扩内需和降成本。建议减税降费下一步发力的方向在继续降低社保缴费率和企业所得税税率。

  从国际经验和当前国内情况看,中国赤字率可突破3%,目前仍存在举债空间,但要严肃财经纪律。

  减税降费力度大,在宏观经济总需求下行的环境下支撑了企业降成本、稳定利润。根据财政部和国家税务总局数据,今年上半年已减税降费1.17万亿元,其中减税1.04万亿元,减税降费总额占上半年GDP的2.6%。具体看,增值税改革减税4369亿元,小微企业普惠性政策减税1164亿元,个人所得税减税3077亿元。

  土地财政增速大幅下滑,地方政府通过基建稳增长难度大。1-8月土地出让收入4.2%,但是1-6月均为负增长(1季度末-9.5%),较去年同期下降32.2个百分点。考虑到上半年成交土地面积同比下降27.5%,由于成交款平均需在半年后转化成政府收入,下半年土地出让收入预计为2.6万亿,全年预计5.3万亿元,较2018年净减少1.2万亿,同比-19%。仅考虑专项债、土地出让收入,2019年净减少4000亿。2017-2018年增速为40.7%和25%。

  第三,应从广义赤字率的高低判断财政积极与否,在财政“堵偏门”的背景下应该“开前门”提高公共财政赤字率。2016-2018年,中国的IMF口径狭义赤字率分别为3.7%、3.9%和4.1%,处于全球中等水平,2017年高于美国(3.8%)、法国(2.6%)、英国(1.8%)、俄罗斯(1.5%)和有财政盈余的德国、韩国,但低于日本(4.3%)。相较其他金砖国家的巴西(7.8%)、印度(7.2%)和南非(4.6%)而言,中国财政稳健。以IMF广义赤字率衡量,中国赤字率在全球处于较高水平。

  日前中央已经下发《实施更大规模减税降费后调整中央与地方收入划分改革推进方案的通知》,舒缓地方财力紧张局面,支持减税降费,主要包括三个方面稳定增值税中央和地方分成比例、改变留抵退税方式和消费税征收环节后移并逐步下放地方。在目前的宏观经济形势下,减税降费必须坚持强化逆周期调节,因此上述方案短期内对缓解财力紧张作用有限,需要从扩大赤字和盘活存量资产入手。

  在财政困难的时候,还要减税降费,就极大考验财政政策的方式和效果,将有限的财政资源用到刀刃上,增加企业和居民的获得感,提振其信心,加大投资与消费。

  三、减税降费的方式和顺序很关键,建议减税降费下一步发力的方向在社保、企业所得税。

  公共财政收入增速下滑,税收收入负增长,11省市财政收入负增长。1-8月公共财政收入3.2%,税收收入-0.1%,远低于上半年名义GDP增速8.1%。其中5-8月税收收入增速分别为-7%、-6%、-2.9%和-4.4%,已连续4个月负增长。其中个人所得税-30.1%。非税收入增速加快,主要是国企上缴利润增加。1-8月增速27.3%,8月当月49.8%。非税收入占比14.5%,比去年同期提高2.8个百分点。1-8月已有部分省市财政收入负增长。

  减税降费的目标包括扩大总需求、降成本、稳预期三个方面,但是最重要的是稳预期。扩大总需求的目标不需考虑减税的税种,只要实施减税降费就能扩大总需求,但这种方式是粗放的,不能解决根本目标,当前的问题是企业和居民信心不足。降成本的目标只需注重减税的税种即可。稳预期则要侧重于减税的普惠性和一次性,减少企业为获得减税而付出的各种额外成本,一次性推出而非零敲细打的方式。

  同时鉴于地方政府债务规模较大,部分地方政府偿还能力有限,建议中央政府加杠杆,增发国债。盘活国有资产,增加国有股权利润上缴,为减税降费和地方财力下行提供弹药。

  第五,赤字可能产生通胀和挤出效应,但当前我国经济的主要矛盾是通缩而非通胀,是经济下行而非总需求过热。当赤字和政府支出规模上升,匹配以适当的降息,不会产生总量的挤出效应。

友情链接:

公司地址:

监督热线: